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网络

从铁钉到铁路投资巴西的中国合伙人

2018-06-06 04:51:08

盛媛

[ 巴西方面期待着这样的场景:中国伙伴将生产好的房屋预制构件像积木一样塞进集装箱,运抵巴西后拼装即可住人 ]

位于巴西东部重镇贝洛奥里藏特(Belo Horizonte)附近的一座中部小城,小到其祖国的地图都“遗忘”了它,却不妨碍它傍上中国这棵“大树”。今年7月,这座小城市把它的第一次出国献给了中国。

“他就坐在这里。”回忆起上述小城市长第一次来华的情景,巴西驻上海总领事馆贸易与投资商务领事安德烈(Andre Saboya Martins)在巴西地图和转椅间手舞足蹈地对《第一财经()》说。

这名曾经当过公交车司机的小城市长尝到了中国投资的甜头,在他的小城,一家中国铁钉企业已经落户,创造了300个就业岗位。这家铁钉企业还客串了一把“贸促机构”,促成了上述“司机市长”的中国招商之行。

“简直不可思议,我定期都会向巴西外交部我的老板汇报这里的经贸合作进展。”说到这里,安德烈被络腮胡遮住些许的嘴角掠过一丝浅笑,“我的老板刚升职了,我也晋升了。”

如今,安德烈在外交官序列中的行政级别是一等秘书(First Secretary)。他扳着手指头向本报介绍着自己的擢升空间:再往上是参赞,然后就可被任命为驻外大使的部长级别。

和安德烈的仕途一样,中国企业对巴西的投资近三年扶摇直上。

巴西外交部贸易投资促进司官员鲁本斯 伽马(Rubens Gama)此前告诉本报,2012年中国对巴西投资额超过了150亿。而根据中国 巴西委员会《中国企业投资巴西报告(2007年~2012年)》(下称《投资巴西报告》)援引的统计数据,同期中国企业投资美国的金额仅为65亿美元。

“金砖”巴西 西半球最大的发展中国家,已经成为中资“走出去”的富矿。而富矿的内涵已经从矿产本身扩大到桑巴王国的衣食住行,大到铁路、油田,小到头盔、水表,当然还有铁钉。

、石油大家伙

今年9月9日,商务部、国家统计局、国家管理局三部委联合发布《2012年度中国对外直接投资统计公报》,2012年,中国投资流量创造878亿美元的历史新高,同比增长17.6%,首次成为世界三大对外投资国之一

从铁钉到铁路投资巴西的中国合伙人

作为中资“走出去”的,中国对巴西投资近几年犹如坐上了火箭。2009年,安德烈来华工作,当年中国对巴西投资金额约为2亿美元,3年后,这一数字为150亿美元。

早在2009年,中国就超越美国成为巴西第一大贸易伙伴,如今,巴西期待中国同样能在投资领域有更多建树。

《投资巴西报告》显示,2007年~2012年,44家中国企业宣布在巴西投资60个项目(包括落地和计划项目),金额超过685亿美元。

分项来看,投资汽车项目最多,达到13个;其次是机械装备(8个)、能源(7个)、电子(5个)、通讯(4个),以及银行业(3个)。

“巴西不是非洲。”巴西贸易与投资促进局(Apex-Brasil)北京办事处首席代表于醒虎告诉本报,几年前说到去巴西投资一定是说买矿、买地,但现在已经开始变了。

寥寥数年间,中资进巴西的沿革之路清晰可见。根据《投资巴西报告》分析,中国企业投资巴西已经经历了三个阶段:第一,以投资矿产、油气和为主的资源领域;第二,投资通讯、能源和基础设施建设;第三,投资重点扩展至资本货物、汽车和电子领域。

事实上,目前中资进入巴西已经瞄准第四阶段 服务业尤其是服务。上述《投资巴西报告》披露,中国五大行中的三家已经宣布投资巴西,其中包括(,)、(,)和(,)。

开进巴西的不只是金融业“航母”,近几年,集团在巴西已布局多个合作投资项目。根据《投资巴西报告》,在近5年中国企业投资巴西的60个项目中,24个项目来自央企、23个来自国企、13个来自民企。

作为全球森林、淡水和诸多农产品资源大国,巴西6年前发现了一处预计储量达50亿~60亿桶的特大油田,一举将巴西拉入了石油大国的行列,时任巴西总统卢拉(LuizInacio Lula)因此感叹“上帝是巴西人”。如今看来,即便是“上帝”也需要中国合伙人。

尽管中资进巴西不再唯能源取向而去,但油气领域依然是安德烈口中投资巴西的“大家伙”。除了中石化,另一家央企中国中化集团公司也在加码巴西投资。今年8月17日,该集团与巴西国家石油公司(Petrobras)签署资产收购协议,拟以15.43亿美元购买后者所持有的BC-10区块35%的权益。而中化集团已经于2010年和2011年分别获得巴西另一油田和一盆地5个勘探区块40%和10%的权益。

9月初,巴西石油局(ANP)负责人又来华推广油气招标。

本土化账本

中巴投资交流有时并非需要走官方的红地毯,如同巴西的桑巴舞,民间交流虽随性但有时却更高效。

安德烈告诉本报,巴西米纳斯州东北部的一个摩托车头盔厂起初对中国供应商有颇多怨言,但来华见面增进了解后,毅然决定成立合资公司。如今这家公司是巴西这一细分市场的“龙头”。

有意思的是,一家来自中国南通的水表生产企业也找到了巴西伙伴。

塞尔济奥 哈比比(Sergio Habib)是安德烈的老朋友,他每个月都会乘坐自己的私人飞机飞往中国,在合肥待上1个星期,这里是()的总部。

哈比比是江淮汽车投资巴西的合作伙伴,他会给他的中国朋友提出各类看似稀奇古怪的建议。比如,巴西人不会买一辆仪表盘背景灯光为蓝色的汽车,这样的建议即便是安德烈也不知为何。

本土化是中国企业投资巴西的成功之钥,于车企而言尤其如此。2011年10月,江淮汽车宣布投资9亿雷亚尔(当时约合5亿美元),在巴西东北部的巴伊亚州建设一家汽车装配厂,同时致力于零配件生产全部当地化。安德烈透露,这家巴西工厂有望明年完工。

要么本土化生产,要么进口销售,各种优劣比较便知。说起汽车这个话题,拥有两辆中国制造汽车的安德烈可以聊上一个上午,只要给他水喝。

安德烈以一辆10万元的出口巴西的江淮汽车举例称,其缴税比例高达52%,这其中包括关税、工业产品税(IPI)、ICMS(大约17%,一种针对货物和服务征收的流转税),“还有另外一种税。”安德烈说,“别追问我了,因为巴西税制实在太复杂。”

2011年7月,巴西政府对进口汽车的IPI税率增加了30个百分点。达到国产化标准的轿车,只要支付13%的IPI,若未达到标准,则需要支付43%。如何达到国产化?投资建设巴西工厂,然后让65%的零部件国产化,这是巴西政府给外资车企开出的减税公式。

也就是说,如果中国车企在巴西本土投资生产,不但省下了进口关税,而且能大幅降低IPI税率。江淮汽车巴西业务的中方负责人曾告诉本报,巴西政府主要是通过IPI的减免来鼓励国产化。

鼓励外资本土化,除了能扶持巴西企业成长外,创造更多就业岗位也是巴西政府的考量,为此,巴西地方政府经常开出土地使用权免费和税收优惠等招商引资政策。

江淮汽车的巴西工厂选址卡马萨里(Camasari),哈比比称,相比政策面上的优惠,他选择此地的原因是自己在附近拥有一座海景别墅。他并非完全在开玩笑,因为卡马萨里还拥有一座港口,目前,所有从中国出口巴西的江淮汽车都通过这个港口中转。

同样在探索本土化攻略的还有徐工集团,其在巴西的工厂即将完工,项目总投资2亿美元,有望在年内投产,降低成本是他们追求本土化生产的核心目的之一。这家工程机械企业曾经参加过巴西地方政府的招标,尽管他们为招标的2000台起重机开出了比巴西本地企业还要低20%的“血拼价”,但依然与订单擦肩而过。

安德烈说,这样的价格还不够低,因为按照巴西政府的规定,在某些重要领域的政府采购项目中,外资企业的竞标价格须低于国货的25%才能被购买。

基建商机无穷

巴西官员否认投资巴西存在壁垒,但再好的联姻依然需要磨合。《投资巴西报告》显示,中国企业投资巴西最关注的点包括高税负、过多的官僚及缓慢的流程。按照世界银行2012年发布的《全球经商环境报告》,巴西在所有接受调研的183个国家和地区中排名126位。

政策风险同样存在。安德烈称,巴西政府针对车企FDI(外国直接投资)监管的政策文件(类似于汽车行业的五年规划,对尾气排放、产品安全方面的标准作出规范)2017年即将到期,据他了解,鉴于对几年后政策洗牌的预期,很多车企近两年将选择观望而非盲目进入巴西市场。

选择观望的还有农产品企业,霍奥(Joao Eduardo Giannasi)是巴西一家大豆企业的首席财务官,该企业为了寻找中资合作,曾把招商广告打到中国驻巴西大使馆的站上。

“这是我们第一次和中国企业打交道。”霍奥今年4月接受本报采访时说,如今,他们依然未找到中国合作伙伴。

霍奥很焦虑,但他所在的领域恰是中巴投资合作未来的增长点。今年5月,巴西农业部副部长波尔图(Celio Porto)接受本报专访时称,期待中国投资者在巴西投资兴建水路物流通道,这将有助于降低巴西对华农产品运输的成本。他以大豆为例,称如果要把一车大豆出口到包括中国在内的海外国家,巴西方面需要在自己国家先走一条对角线,将大豆从西北运输到东部沿海港口,成本太高。

巴西农产品出口盼望,稻谷也是如此。《巴西投资报告》披露,中国农业发展集团总公司和巴西戈亚斯州政府早已就一项南北铁路延伸工程进行谈判以改善谷物出口的物流,该项目投资金额可能达到70亿美元。

于醒虎向本报透露,巴西内陆的一批铁路项目即将招标,巴中官方都在积极推动可能的投资合作。

基建投资商机无穷。前述巴西小城附近的贝洛奥里藏特便是明年巴西世界杯12座举办城市之一。借世界杯和2016年奥运会之东风,巴西在推进城镇现代化。该国正在推动一项名为“Minha Casa Minha Vida”(我的家园我的生活)的安居工程,但巴西公司的保障房建设能力难以满足市场的需求,所以他们来华寻求与中国生产房屋预制件的企业进行合作。

安德烈称,巴西方面期待着这样的场景:中国伙伴将生产好的房屋预制构件像积木一样塞进集装箱,运抵巴西后拼装即可住人。双方甚至在讨论中国企业落地巴西填补市场空缺的可能性。

文首那位“公交车市长”的嗅觉很灵敏,因为他刚刚用自己的税收优惠政策争取到了一单中国水龙头企业的投资意向合约。

小儿矮小症治疗
增高的药物有哪些
怎样能长高个子
个子矮如何长高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